关门李氏网
新闻详情

图书《名门风云》中李阳冰家世辨疑

浏览数:237

图书《名门风云》中李阳冰家世辨疑

李永龙

【摘要】:贾国锁先生编著的《名门风云——赵郡李氏源流录》一书用了八十余万字的篇幅,详尽梳理了赵郡李氏的发源、繁荣、迁徙及衰落的过程,其所凝心血令人钦佩!然而该书对唐代书法家李阳冰的记述却存在一些矛盾,这不但难以给人们了解历史人物提供有用信息,反而可能误导公众对研究对象的认识,似有辨析之必要。

【关键词】:李阳冰,家世,郡望,籍贯。

【正文】:

河北赵县退休干部贾国锁先生撰写的《名门风云——赵郡李氏源流录》一书,前不久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一位喜寿老者用八十余万字的篇幅,详尽梳理赵郡李氏的发源、繁荣、迁徙及衰落,所凝结的心血确实令人钦佩!

在该书收录的数百名赵郡李氏人物中,惟被誉为“李斯后小篆第一人”的唐代书法家李阳冰名不见经传,史志记载也只寥寥数语,如今所流传其身世介绍多出自《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和《述书赋》等书法理论著作,但二者不仅互存矛盾,也与史志记载相异,后来又经一些人自作聪明的“加工”,以致现在出现五花八门的解读,让人莫衷一是。因此该书一经面世,笔者便迫不及待地认真拜读了其中有关李阳冰的章节。但读罢却颇觉失望,书中关于李阳冰的记述,多摘抄于书刊和网络,既难见新意,也由于作者在提取信息时偏执一词或故意更改,以致不少地方出现矛盾,反让人更加迷惘。因此,笔者觉得有辨析的必要。

一、李阳冰的郡望和籍贯。该书第三十章称李阳冰“唐代赵郡(今河北赵县)人”,并强调“李阳冰不仅祖籍赵郡,而且生于斯,长于斯,是地地道道的赵郡人”。接着不仅援引李白诗句“弱冠燕赵来”称“‘燕赵’者,今河北省也”来佐证其前言,还引用了《述书赋·注》和《当涂县志》等相关记录,以证明其观点的正确性。

笔者觉得,将“赵郡”注称“今河北赵县”的提法似有不妥。因为历史上赵郡的建制置废、境域盈缩、领属关系及治所时有变更以古代衙署驻地来替代辖区内的某个地址不仅不准确,也不严谨,正确的称说应在地名前加“治”或“治所”字样。此外,当代用“燕赵”指代河北省,但这并不能代表古人观点,古燕赵大地“北控长城,南界黄河,西倚太行,东临渤海,所以李白诗中的“燕赵”不一定局限于“今河北省”。

李阳冰是哪里人?《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称“赵郡李氏南祖”是指郡望,与出生地不一定有关系。但表中李阳冰上系李政起一房及弟李政期本人在史书传记中查无名字,且新旧《唐书》俱称李素立父李政藻而非李政期。即使穆员《刑部郎中李府君墓志铭》中有李澥“曾祖行敷、祖怀一和父雍问”的记录,也无法证明李行敦(行敷)、李雍门(雍问)与李陶駼及李政起之间的家族世系关系存在,亦无其与李阳冰的关系。这表明《唐表》中关于李阳冰的家族世系可能存在脱节或嫁接问题,因而此世系令人怀疑。《述书赋》虽称李阳冰“赵郡人”,但又称其“家世居云阳”,即李阳冰的祖籍或出生地是“云阳”而非赵郡。但这“家世居云阳”却被作者掩耳盗铃地隐去,后文中又改作“他寄居于京兆云阳”。

对于李阳冰的郡望、祖籍和出生地,史料中没有统一说法。除上述赵郡和云阳之说外,《中国历史上十大门阀世族》称其为陇西成纪李氏,还明确其为唐朝史官考据的“四公子房”之武阳房,并称“武阳房的后代中,最有名的就是大诗人李白和大书法家李阳冰”。而武阳房后裔中的唐初将领李大亮正是“雍州泾阳人”,其曾祖李琰之后魏时官度支尚书,遂迁居京兆。缙云籍作家吴越的长篇历史小说《括苍山恩仇记》称李阳冰“唐赵州人,祖籍陇西成纪”。又据我国封建王朝官修地理总志《一统志》载:“李阳冰,广汉人,宝应中当涂令。”《一统志》是元代为继承唐《元和郡县志》和宋《元丰九域志》等总括全国舆地的志书而作,继后又有《大明一统志》和《大清一统志》,具有历史继承性,因此其权威性和可信性应是很高的。《江南通志》(卷117太平府)和《重修安徽通志》(卷145太平府)亦有同样记载。可这些记载贾先生书中却只字未提。对于《四川通志》(卷8重庆府)称李阳冰为“合州人”的记载,作者直言其是“荒谬”、“妄称”的“无稽之谈”,但缺“有稽”之据。而对民国《当涂县志》中“李阳冰赵郡广汉人”(新编县志已删“广汉”二字)这样不伦不类的记述,作者却解释为“‘广汉’实为缙云的托名”,称“好溪的一支流叫汉溪……王维《送友人南归》中有‘连天汉水广’句,身为缙云县尉的李阳冰戌守九关,九关在缙云汉水旁的仙都。仙都是天上神仙之都,天有九天谓之广,故称之‘汉水广’。李阳冰将‘汉水广’倒置为‘广汉’,遂称自己是赵郡广汉人,即故乡赵郡与第二故乡缙云的连称。如此李白的《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中,也就有了‘广汉水万里,长流玉琴声’之句”。读罢这段绕口令式的生搬硬套解释,笔者不禁要问:李阳冰何时何地说过自己是“赵郡广汉人”、他为什么要用托名?这托名为什么出现在当涂县志而非缙云县志?王维《送友人南归》是在孟浩然辞职告老还乡时写的送别诗,与缙云和李阳冰有何关系?王维此诗作于开元二十五年(737年),这时李阳冰与缙云有何关系?作者没有任何交待!

民间保存的李阳冰后裔宗谱虽然没有李阳冰出生地的记载,但对其郡望俱载为“陇西成纪派”。明代万历进士、缙云东门李志曾考证缙云、繁昌两地李氏实为一源,因而旅居台湾的李振球先生有“陇西李氏,源出一家”之说;据《国子上舍李公圹志》载:公讳字资勉,姓李氏,其先出陇西,析台之李村。(缙云文物刊登”但这些内容中只要带有“陇西”的记录在贾先生书中均被一一隐去。2009年,中国李白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曹明在看了南陵李家镇的李氏宗谱后说:“此宗谱主要是由两条线写起,一条是追溯李白以及李白之父李克的一支,另一条是追溯李白族叔李阳冰的一支。”这不仅与《相遇陇西脉裔》一文叙述的李白家族变迁史及陇西成纪派世系相吻合,也与“武阳房”和李白称李阳冰从叔等说很相似。可见,李氏宗谱并非空穴来风,应存在一定的研究价值。

二、李阳冰的生平与仕履。书之第三十章记述李阳冰生平和仕宦经历大致为:李阳冰(约720-790)十三岁时遂投时任秘书正字的萧颖士门下为弟子;开元二十九年(741年)在李适之的举荐下参加了吏部铨选,本可报请谏官或史官,但由于奸相李林甫嫉贤妒能,于次年被贬任上元县县尉;唐玄宗天宝五载(746年)李适之的儿子李季卿宣慰江南,李阳冰与之一起游乐和尚山;代宗大历八年(773),李阳冰向朝廷进献《上李大夫论古篆书》和《重修汉许慎“说文解字”》两部作品,代宗皇帝当即任命他为京兆府法曹;德宗建中元年(780),李阳冰领国子丞;兴元元年(784)官至将作少监、集贤院学士。

李阳冰的生卒时间,史无确载,朱关田先生曾考证生为开元九、十年(721-722)间;《古诗文网》称萧颖士生于717年,可知李阳冰小萧颖士四五岁。《新唐书·萧颖士传》称“天宝初年,颖士任秘书正字”,这与李阳冰13岁“遂投其门下为弟子”明显不符。而对于萧颖士的弟子,《新唐书·萧颖士传》明确记载为“尹征、王恒、卢异、卢士式、贾邕、赵匡、阎士和、柳并等”,其中没有李阳冰的名字。将萧颖士所推荐的后辈数十人中的“李阳”当作李阳冰,只是根据李阳于名士中无称而怀疑(问学集·李阳冰篆书考),并无任何根据。疑作者是抄录于《曲成吏隐李阳冰》(缙云新闻网)“李阳冰十三岁始拜古文运动先驱萧颖士为师,李白诗:‘十三学文史’”一文,可李白《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诗中“十三弄文史”指的是魏万,与李阳冰应该没有关系。李季卿(709-767)是工部侍郎李适的四子,《旧唐书》错载为李适之之子(疑为“李适|之子”与“李适之|子”之误),《新唐书》已作纠正。李适之(694年 -747年)是唐宗室、宰相,与李季卿长兄李曜卿年龄相当,不可能为其父;且李阳冰《三坟记》“先侍郎之子曰曜卿”之“先侍郎”明显是指李适而非李适之。书作者还称李阳冰因学问渊博而遭到李林甫的嫉妒,宰相连小于芝麻官都嫉妒?不知有何依据?又《新唐书》列传第127载:李适子季卿“代宗立,还为京兆少尹,复授舍人,进吏部侍郎、河南江淮宣慰使。”而唐代宗公元762年至779年在位,因而746年李季卿“宣慰江南”应该是不存在的。

唐代文官的选用,《新唐书·选举志》卷四十五云:六品以下,始集而试,观其书判,已试而铨,察其身言。”就是说,五品及五品以上的官员不须参加书判考试,六品及六品以下要参加考试,程序是先观其书判,再察其身言,然后拟官。在进行“观其书判”的笔试和“察其身言”的面试之后,还有一个录取名单,需张榜公布,也叫“长名”。并称凡官,不历州县不拟台省”。开元十二年,唐玄宗还明确提出:“自今已后,三省侍郎有缺,先求曾任刺史者;郎官缺,先求曾任县令者。”按此铨选制度规定,李阳冰的任职当属顺理成章,不可能“报请谏官或史官”,也不存在“代宗皇帝当即任命他为京兆府法曹”。史载李阳冰仕履有三:《述书赋》记作“白门作尉”,《唐表》和《宣和书谱》等称“将作少监”,《一统志》等志书及阳冰后裔宗谱俱载“缙云、当涂令”,余皆根据李阳冰碑刻或友人诗词记录而称,但其职位升降无绪,品阶次序紊乱,如皎然写于大历九年春《同颜使君真卿岘山送李法曹阳冰西上献书时会有诏征赴京》的诗题和立于大历十二年的陕西蒲城县《高力士碑》碑文最后落款俱称“法曹(正七品下)”,而大历八年《唐裴公纪德碣铭》的落款为“国子监丞(从六品下)、集贤院学士(五品以上)等。而宋熊朋来在其《经说》卷七《评篆》的开篇云:“李阳冰,唐书无传,宗室表无名,仕不过邑宰,仅于李白集见其为唐宗室。”按照我国史料和宗谱对官职的记载历来都是从低到高或记高不记低的习惯,笔者以为,李阳冰的仕履还有待于我们去认真探究。

三、李阳冰的子嗣。《名门风云》在引用《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和《述书赋》中关于李阳冰的内容时,只提上系,对其子分别为“服之”和“均(或垍)、广”的记载则一概隐而蔽之,却称李阳冰“长子李拣回归京兆云阳”;“次子李援留居缙云”;“三子李拯有一支迁徙安徽怀宁”,而缙云、台州等李氏则只称其祖李阳冰后裔李宗才;一边称“四子李操始居当涂青山,为青山李氏始祖,今居李家山一带”,一边却说“四子李操后来迁居于繁昌,为该支派始祖”,接着又称“李操晚年迁居安徽庐江(一说元末李隆三自繁昌东岛迁入)”,且繁昌和庐江李氏字辈一模一样,还称庐江李氏“该谱误载为陇西李广之后”。

对于李阳冰的子嗣,华夏谱志联盟李氏起源及字辈大全(各支始祖)和《姓氏略考·李姓》、《中华姓氏文化大典》载有李阳冰“次子李援居缙云,后无传。东门李阳冰之后”。根据《繁邑李氏宗谱》而作的《洒篆传诗,玉音流长》一文也称李阳冰“陇西成纪人”,李阳冰有子四人:长子李拣居陇西成纪,次子李援居缙云,三子李拯居台州,四子李操居当涂青山。可见,对于李阳冰的后裔,贾先生除将“长子李拣居陇西成纪”改成“长子李拣回归京兆云阳”外,全盘接受了网络和李阳冰后裔宗谱的记载,使李阳冰家族世系再添一乱!

作为公开发行的图书,其中的言论总会在社会造成一定的影响。元人吾丘衍曾在《学古编》中提出李阳冰即李潮的观点,虽经顾炎武和朱关田等学者进行过详尽的反驳和论证,但其影响至今未除。李阳冰的家世,《一统志》、《唐表》、《述书赋》以及民间宗谱的记载迥乎不同,哪种记载、哪条材料更可信?需要我们以科学的态度、客观的眼光对真假难辨或虚实难分的资料进行合理剖析,对每一起历史事件的发生多问个“为什么”,然后再求证出比较可靠的答案,而非不负责任地凭个人的口味、意图或偏好对史料进行任意取舍、肆意歪曲或故意篡改,甚至凭空臆造。只有这样,才能探究出符合历史事实、为读者所接受的结果。否则,李阳冰的家世会越理越乱,甚至误入歧途,那将无异于对历史本身的扼杀。笔者文中所提出的疑问与解析,旨在引起李阳冰研究者的重视,企达抛砖引玉之效果!

【参考文献】:

①、博雅人物网,《咸阳名人录》:李大亮。

②、搜狐网,《各地李氏小渊源,搜狐历史2017-11-30。

③、焦瑞华,《李白世系宗谱现身南陵》,安徽商报,2009年9月17日

④、陈良学,《相遇陇西脉裔》,2001101日《岚皋报》。

⑤、曾虞,《时代中国》2007年第12期。

                        文载《收藏与投资》2018年第十期。


宗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