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李氏网
新闻详情

李阳冰家世探疑

浏览数:182

李阳冰家世探疑

李永龙

【摘要】:唐代李阳冰虽为一代名家,但两《唐书》无传,史料中绝少的生平记录又多语焉不详,且相互间存在诸多矛盾,给后人了解历史、研究历史人物带来一定的困惑和障碍。这需要我们以科学的态度、理性的认知来探明历史真相,从而走出长期各执一词、让人莫衷一是的迷局。

【关键词】:李阳冰,家世,仕履,书艺

【正文】:

唐代书法家李阳冰虽为“杰出圣代英”,因“无三台位”,所以新、旧《唐书》无传,史料中绝少的生平记录多语焉不详,且相互间存诸多矛盾。笔者试图将这些疑点和矛盾进行简要梳理,并从史料的只言片语中寻觅一些线索,或作出粗浅判断,或求教于方家!

一、李阳冰的名与字。

李阳冰名字中的“冰”,有人认为应读“凝níng”。查阅字典,“冰”皆注读音为“bīng”,《汉典》中“冰”与“凝”互为异体字。然而冰的“前身”却是“仌”,“凝”则写作“冰”。《说文解字》有“仌,冻也,像水凝之形。凡仌之属皆从仌。笔陵切。冰,水坚也,从仌从水。鱼陵切。徐铉等曰:今作笔陵切。以为冰冻之冰。俗冰从疑”。据唐张参撰于大历十一年的《五经文字》载:“冰:古凝字,《经典》相承以为冰冻字,彼陵反。”在唐玄度的《新加九经字样》中,变为了替代了。可见,起码自唐代起,“仌”已蜕变为部首“冫”,“冰”亦替代了“仌”。这就是说,在李阳冰生活的时代,“冰”与“凝”已经“分工”明确,而阳冰自篆其名书“冰”,读“bīng”应无疑。又“阳冰”出自木华的《海赋》“阳冰不冶,阴火潜然”,意思是:海上极地的冰山永不融化,只有暗火才能使它们悄悄消融。因而北宋史学家宋祁撰《宋景文公笔记》云:“阳凝无义,唯阳冰有不冶之语。清王筠在其《文字蒙求》中亦称:“今人读作李阳凝者,非。《辞源》则明确李阳冰之名“当为冰冻之冰,非凝字也”。因此笔者认为,李阳冰名字读音之争议可以休矣。

我们今天常说的名字,在古代却是分开使用的。礼记·檀弓上》云:“幼名,冠字”,意思就是婴儿出生三个月后由父亲命“名”,成年后举行冠礼则取“字”。取字的方法有很多,但要与“名”有所关联,可以取近义或比喻延伸,如“岳飞字鹏举”为“大鹏展翅高飞”之义;也可以反义相对,如“曾点(黑)字皙(白)”。古人一般有名有字,自称用名,表示谦虚,称人用字,表示尊敬。有的还在名字以外取一个或多个用于自称的号。可典籍和资料等对李阳冰的名、字介绍却不尽相同:

1我国最大的综合性辞典《辞海》和北宋宣和年间由官方主持编撰的《宣和书谱》以及《畿辅通志》、《浙江通志》、《江南通志》、《安徽通志》、《缙云县志》、《当涂县志》等均载李阳冰“字少温”。根据词义,“阳冰”即结于水面之冰,表字“少温”与其名相应,符合古人据名取字的规则。但在《述书赋并注》和《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赵郡李氏南祖房)》中,李阳冰名下俱无其字。中国人自古以来同姓同名者甚多,为区别同名者,介绍人物时一般名、字俱全。因此,若此李阳冰有表字,只记名不记字则有违人物记述之惯例。而《今日诗词》称“李阳冰,字仲温”,搜狗百科等网站又称李阳冰“字少温、仲温”。前者疑为误写或杜撰,后者所称的一名两字现象比较少见,且既字“少温”又字“仲温”不仅重复赘疣,也不符合古人的取字规则,疑为胡乱抄录所致。窃以为,“李阳冰字少温”才是有理有据的完整表述,除非不是同一人!

2元人吾邱衍根据木华《海赋》其下阳冰不冶,阴火潜然”之句,阳冰名潮,杜甫甥也,后以字行,因以为名,而别字少温[1]清人刘熙载在其《艺概》中根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赵郡李氏雍门子“长湜、次澥字坚冰、次阳冰”的名字,提出“潮之为名,与湜、澥正复相类,阳冰与坚冰似皆为字,或始名潮字阳冰,后以字为名”[2]支持观点。经查,《唐表》因版本不同而有别,国学大师竖排影印本和李澥墓志铭中俱为“澥字坚水”,《吴兴偹志》为“澥字坚永”[3],其他史料中查无“澥字坚冰”之载。尽管吾、刘二说已遭顾炎武、朱关田等人的据实反驳,但今人仍有援引者,如民国《当涂县志》载阳冰“本名潮,以字行,别字少温”,但新志已删

李阳冰到底是不是李潮?现据史料再补充论证,以否“吾”说。其一,史载杜甫父亲杜闲是杜审言长子,杜甫生母崔氏,在杜甫幼年时去世,杜甫由其姑母抚养长大。囿于唐代“父必三年而后娶者,达子之志焉”的礼制,直到开元十一年(723)杜闲才与继室卢氏再婚,又生四子一女,其齿序为:颖、观、女某、丰、占。[4]由此可知,杜甫之妹是在723年之后才出生,怎么可能于721年就生子呢?其二,杜甫《李潮八分小篆歌》作于大历初,此时李阳冰的《城隍庙碑》和代表作《三坟记》已问世,应没必要去巴东找杜甫“求歌”。其三,《唐故李府君墓志之铭》载:“长安沙门法颖文府君李氏,陇西之枝,讳潮,字潮……元和八年癸巳岁积祸成瘵,药无能施。夏六月三日,殁於长安县怀德里之第,享年五十有七矣。”[5]据此推算,李潮生于公元757年,大历元年已11岁,这与杜甫“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九龄书大字,有作成一囊”相比并不显“早熟”。若此李潮即杜甫外甥,那么其郡望、名字、年龄俱与李阳冰有别。因而可断李潮与李阳冰绝非同一人。

二、李阳冰的郡望及房派。

“郡望”的“郡”是古代的行政区域,“望”指名门望族,合起来即表示某一地域或范围内的名门大族,兼具地缘和血缘双重属性。李阳冰的郡望和房派,正史除《唐表》外多无确言

1、赵郡李氏南祖房。《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赵郡李氏南祖房下明确列有李阳冰之名。但表中李政起及房下和弟李政期本人在包括新旧唐书在内的所有典籍中查无名字,且两唐书俱载李素立父李政藻而非李政期。即使穆员《刑部郎中李府君墓志铭》中有李澥“曾祖行敷、祖怀一和父雍问[6]的记录,但也无法证明李行敦(行敷)、李雍门(雍问)与李陶駼及李政起之间的家族世系关系存在,明显是将两个不同世系强扭在一起的。而按李义深(496年生)为李阳冰(721年生)七世祖,其平均代距37.5远超平均代距30.06的标尺和可信限在27~33岁传一代的范围。因此笔者认为,《唐表》所载世系缺乏历史根据,应为拼凑或嫁接而来,难以令人信服。

2、陇西李氏武阳房。根据正史写就的《中国历史上十大门阀世族》一文“陇西李氏”中称,唐朝史官为李渊的祖先所做的考据“四公子房”,其中“武阳房的后代中,最有名的,就是大诗人李白和大书法家李阳冰”。按宰相世系表,武阳房出自兴圣皇帝第七子李豫之后。据称公元534年,李暠玄孙李纲(唐表误载为孙)随魏孝武帝入关,成为武阳(郡治贵乡城今大名县东北)房始祖。《李白家世探微》一文认为,李白属陇西姑臧大房李翻的后裔。[7]据称李豫曾孙李琰之过继与李翻孙李冲,这与武阳房说并不矛盾。民修李阳冰后裔宗谱俱载其郡望为“陇西成纪派”。据《各地李氏小渊源》载:明代万历进士、缙云东门李志曾考证缙云、繁昌两地李氏实为一源,因而旅居台湾的李振球先生有“陇西李氏,源出一家”一说;缙云文物刊登的《国子上舍李公圹志》亦载:“公讳僶字资勉,姓李氏,其先出陇西,析台之李村。”根据《繁邑李氏宗谱》而作的《洒篆传诗,玉音流长》一文亦称李阳冰“陇西成纪人”[8]。一些报刊还有李阳冰与李白同宗的报道:《李白世系宗谱现身南陵》一文载,中国李白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曹明在看了南陵李家镇的李氏宗谱后说:“此宗谱主要是由两条线写起,一条是追溯李白以及李白之父李克的一支,另一条是追溯李白族叔李阳冰的一支。”[9]这与《相遇陇西脉裔》[10]一文叙述的李白家族变迁史及陇西成纪派世系基本一致张书城先生的《李白先世之谜》中也认为“西汉李广、李陵、北周李贤、杨隋李穆这一陇西成纪李氏才是真正的李白先世之家”[11],而这一世系与阳冰后裔宗谱十分接近。

尽管《宰相世系表》屡遭诟病,但由于其正史的地位使很多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其一概受之。其实,二十四史的版本纷乱,讹误众多,因而需要我们如对别史或杂史一样加以认证,否则将难免以管窥豹,难得其真。野史虽流传于民间市井,但很多记录并非都是捕风捉影;民修谱牒因不受约束而多存攀高或乱接世系弊端,但也不可一概而论,世传不少宗谱就作为档案资料来弥补正史之不足而填补研究空白,如《唐表》就是“皆承用逐家谱牒”而成。因此我们没必要对其耿耿于怀而一律拒绝之!上述资料表明,在那交通和信息都比较闭塞的时代,李阳冰分散在各地后裔宗谱出现高度一致的记载,并有诸多史料和论点支持,可见其绝非空穴来风。

三、李阳冰的籍贯和出生地。

“籍贯”一般是按照已知的祖辈世代长时间生活居住的地方。为了不忘根本,我国古代习惯以祖先的出生地或长久居住地作为籍贯,一些迁出祖先出生地的人,其后人在文献中仍载其祖籍。此,一些祖籍与出生地不一致的人物,要了解其出生地便存在一定难度。关于李阳冰的祖籍和出生地,典籍等介绍不仅语焉不详,且众说纷纭,让人无所适从。经归纳主要有:

1、赵郡(河北赵州或赵县等)说。这是一直比较流行且普遍认可的说法。《辞海》称“李阳冰,唐文字学家,书法家。字少温,赵郡(治今河北赵县)人”。清代官修省级地方志《畿辅通志》卷79载“李阳冰,字少温,赵郡人”(《浙江通志》转载)。根据武阳房后裔李冲“改封清渊县(治所清阳城即今临西县)开国侯”和李充节被“封武阳郡(郡治贵乡城今大名县东北)公”的记载,武阳房与李唐先祖(李渊祖籍邢州尧山)都曾居赵郡浙江缙云籍作家吴越的长篇历史小说《括苍山恩仇记》第一卷页注称李阳冰“唐赵州人,祖籍陇西成纪”,李白《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中的“弱冠燕赵来”俱指出生地,这与祖籍赵郡和世居云阳相矛盾。

2、云阳(今陕西淳化县西北;亦称京兆或泾阳)说。唐窦臮、窦蒙撰书法理论著作《述书赋》注称:“李阳冰,赵郡人,父雍门湖城令,家世住云阳……”这里的“赵郡”应为祖籍,“家世住云阳”是其出生地。因而《词典网》和《历代书法名家》等载阳冰“原籍赵郡,后徒居云阳,遂为京兆人。史载后魏时,武阳房李琰之任雍州刺史,遂迁居京兆,其后裔李大亮即“雍州泾阳人”[12]。学者刘开扬认为李白“奔流咸秦,因官寓家”是指长安,由是推论李白的出生地为长安。[13]

3、广汉(今四川省广汉市)说。嘉庆重修四部丛书续编《一统志》卷139和赵宏恩等监修的《江南通志》卷117、梁启超著《安徽通志》卷145等载李阳冰为“广汉人。”余绍宋的《书画书录解题》称阳冰为“蜀之昌明(汉广汉郡之涪县)人”。安徽府县志辑39《民国当涂县志》称李阳冰为“赵郡广汉人”,矛盾之述,令人费解,故1996年修新志删除“广汉”二字。根据李白一房“神龙初潜还广汉”的“潜还(另有遁还、逃归等)”判断,其先定曾居于广汉。王文才在《李白家世探微》中称李白“其来昌明,本为投奔亲族,因为蜀地龙州原有一支陇西李氏的族人”。

4、合州(今重庆市合川区)说。《钦定大清一统志》卷296(重庆府)和清张晋生著《四川通志》卷8载:唐李阳冰“合州人”,但此与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太平府)载李阳冰“广汉人”相矛盾。亦或是两地都有李阳冰先祖居住过。

5、谯郡(今安徽亳州)说。此说见于《汉语词典》和网络,如古诗文网、老黄历、词典网等称李阳冰“谯郡(治今安徽亳州)人”;书法屋在此基础上增加“祖籍赵郡(治今河北赵县)”一句;篆书网和人物百科等还有“李阳冰五世祖李善权为后魏谯郡太守,将家徙至谯郡(治今安徽亳州),于是在安徽亳州一带有了赵郡李氏的后裔”的描述;有道词典在上述基础上又补充有“寄寓云阳(今陕西泾阳)”之句。但此说存在矛盾:李善权七世孙李敬玄生于615 ,不可能到一百多年后的唐玄宗开元年间还有李阳冰这个五世孙;史载李善权系与赵郡李氏联宗合谱,所以《唐表》中李善权与李阳冰没有关联。另外李敬玄曾孙李绅出生于772年,其平均代距52.33年,甚为反常!

人类由于繁衍、避难、宦游等多种原因,往往不可能永久地呆在一个地方,而是在不断地迁徙。可以说从古至今,每个家族都经历过多次迁徙。因此,根据上述资料可以约略推断,李阳冰和李白属近支宗亲,其共祖曾迁居赵郡、广汉、云阳等地亦或合川甚至还有其他地方也曾有其宗祖或宗属居住或活动过,只是其时间先后顺序尚有待我们进一步开掘并探索。

四、李阳冰的子及侄。

古籍文献对李阳冰家庭成员记载不一:《述书赋》称“冰兄弟五人”,后只介绍“冰,承白门作尉”与“弟澥(或无载)”两人;“子均(或垍、腾)”和“幼子曰广”两人;侄“澥子腾”一人。《唐表》载“湜、澥字坚水刑部侍郎、阳冰将作少监”兄弟三人;子“服之”一人;侄“埙三原令”、“腾隰州刺史”两人。两文记载不仅人数不一、兄弟齿序混乱,且阳冰子嗣名字各异。而华夏谱志联盟李氏起源及字辈大全(各支始祖)和《姓氏略考·李姓》、《中华姓氏文化大典》载李阳冰“次子李援居缙云,后无传”。这与李阳冰后裔宗谱“长子李拣、次子李援、三子李拯四子李操”[14]的记载有相同的地方。

关于李阳冰兄弟的齿序,据《全唐文·说文字源序》中“因请腾继世父之妙,书坯山之石,藉其久,垂示将来”的“世父(古汉语即大伯父)”看,李阳冰是李腾的伯父,《述书赋》称“弟澥”当无误。但全唐文·刑部郎中李府君墓志铭》又有“有唐赵郡李府君,春秋四十有三……上元元年秋八月十三日,遘疾终扬州官舍之次”的记载,反推李澥当生于公元718年,这比朱关田先生推断的阳冰生于721年要早,应为兄,《唐表》所载有据。孰是孰非尚待考证。

对于李阳冰子侄,《唐表》中的“服之”可见于韩愈《科斗书后记》:“贞元中,愈事董丞相幕府于汴州,识开封令服之。服之者,阳氷子,授予以其家科斗书《孝经》、卫宏《官书》,两部合一卷。”但此载与唐李士训《记异》“大历初,予带经鉏瓜于灞水之上,得石函,中有绢素《古文孝经》,一部二十二章,一千八百七十二言。初传与李太白,白授当涂令李阳冰,阳冰尽通其法,上皇太子焉”相矛盾。《述书赋注》载阳冰长子名各版本不一,二子俱不见史载,且与《唐表》相异。有人将《述书赋》中阳冰长子“均”与《唐表》中“服之”合之称“均字服之”,这虽有可能,但缺乏理论根据,亦似与古人以名取字规则难合。其侄“腾”有《新唐书》志第47艺文一“李腾《说文字源》一卷,阳冰从子”等记载;“埙”无载。《述书赋》有版本载澥子腾,冰子腾”,后人多认为错误,但若据李澥墓志铭中“嗣子腾”记载,笔者疑李腾是阳冰长子过继给兄李澥为子。若为实,那么宰相世系表中的“服之”就有降服子仍须为生父“服丧三年”之义,即唐代广泛流行的“并嫡”习俗又根据《唐表》和《述书赋》所载阳冰子侄名字相异和《唐表》李湜子“埙”与《述书赋》阳冰子“均(垍)”都是“土”旁、《唐表》阳冰子“服之”的“服”与李澥子“腾”都是“月”旁的记载,笔者猜想:李湜与李均父阳冰为一对亲兄弟,李澥与李服之父阳冰是另一对亲兄弟,是《唐表》误将两个李阳冰混成了一人。再从李阳冰后裔宗谱载四子俱与《表》《赋》相异看,不止一个李阳冰的可能性也很大。因为李阳冰曾经工作的两地,都有子孙繁衍成族,他们不可能将自己祖宗名字弄错,且有县志等史料佐证。但无论是否,李阳冰混乱、抵牾的籍贯、官职、子嗣等记载,确颇值推敲!

五、李阳冰的仕履和书艺

李阳冰的仕履大致有如下记录:《述书赋注》称“承白门作尉(从九品上[15]下同)”;《辞源》《一统志》以及地方志、李阳冰后裔宗谱均载为缙云、当涂“县令(从六品上)”;皎然写于大历九年春《同颜使君真卿岘山送李法曹阳冰西上献书时会有诏征赴京》的诗题和立于大历十二年(777)的陕西蒲城县《高力士碑》碑文最后落款俱称“法曹(正七品下)”大历八年(773)《唐裴公纪德碣铭》的落款为“国子监丞(从六品下)、集贤院学士(五品以上)李阳冰篆”;《唐表》和《宣和书谱》等记为“将作少监(从四品下)”;《墨史》和《书小史》称“将作大匠(从三品)”。

根据朱关田先生《唐代书法家年谱》考证,李阳冰已于“至德元年(756)任缙云县令,上元二年(761)三年任当涂县令”,但“迄于乾元758-760之始”的《述书赋》却称李阳冰“承白门作尉”,这有违介绍人物职位从低到高或记高不记低的潜规则。我们知道,无论是古代还是当今社会,也不管是官修正史还是宗族私谱,介绍人物职位时都是从低到高或只提最高的,少有记低不记高的例子。尤其是封建时代,为了抬高自己的门第和郡望,宗谱中肯定都会记最高官品;即使是官修方志,也难免追求名人效应而记高不记低。而李阳冰的职位,除《唐表》和《宣和书谱》外正史和野史多载为“县令”,网传李阳冰画像也标为“邑侯”。而县令以上的职位都是根据阳冰碣铭(字缺部分为猜测)或友人诗词所称,但这些职位升降无绪,次序紊乱。正常情况下,李阳冰不会由从六品上一下子降为正七品下,也不可能从正七品下直升从六品下和五品以上,而国子监丞与集贤院学士相差四阶以上,一般不可能有这样的兼职;且大历八年在“国子监丞、集贤院学士”任上,大历十二年不可能又任“户曹参军”。元人熊朋来云:“李阳冰,唐书无传,宗室表无名,仕不过邑宰,仅于李白集见其为唐宗室。”[16]《新唐书》记载:“凡用荫……三品子,从七品上;从三品子,从七品下;正四品子,正八品上;从四品子,正八品下;正五品子,从八品上;从五品及国公子,从八品下。[17]而李阳冰子只见韩愈称“开封令(正六品上)李服之”,这明显与“用荫”制无关,余皆无闻。唐还有“三品以上荫曾孙,五品已上荫孙;孙降子一等,曾孙降孙一等[18]规定,根据宗谱和“唐代高士、王羲之后裔王翀霄,陈宣王五世孙、许昌男陈商,著名书法家李阳冰后裔李晕,共同筑室马仁山中,求真悟道[19]的记载,李阳冰孙子中也没有人享受“资荫”待遇。据此判断,李阳冰五品以上官职当属子虚乌有,除非另有同名者。

《述书赋》作为概述历代书家及其书品的著作,是以介绍书家的代表作品为重点。但李阳冰刻于乾元二年(759)的《城隍庙碑》和刻于大历二年(767年)的代表作《三坟记》却不像赋记李斯、顾荣等人那样具体而只字未提。而对于“工于小篆,初师李斯《峄山碑》,后见仲尼《吴季札墓志》,便变化开阖,如虎如龙,劲利豪爽,风行雨集,文字之本,悉在心胸,识者谓之苍颉后身”的记述,元代陆友称:“周越云阳氷篆势全法崔子玉、张平子碑,不因见夫子书便变化开阖,葢窦泉之臆断也。”[20]据称李阳冰是于宝应二年(763)隐居吏隐山后,经过十余年精研篆籀才书艺大进,那么乾元之初”其书艺未免就有赋记那样高深。另赋称“冰兄弟五人,皆负词学”、子侄“并词场高第”,但未闻李阳冰精于词,唯一传世的《题阮客旧居》诗,其落款明显是“缙云令李䔄[21],其篆也被赵明诚否认为阳冰所书[22];同时也未见其兄弟、子嗣词学方面的记载。另由于《述书赋》的众多版本之间存在很多差异,即使同一底本,也常出现文字上的异同,如“李阳冰”条首句就有“通家世业”、“吾家世业”与“一门鼎盛”之异,“吾家世业”令人费解,疑误;而“通家世业”与“一门鼎盛”则必有其一为后人所篡改。因此,赋记部分内容和所称“通家”难免让人怀疑。

作为一代名家,李阳冰曾为从侄李白的身世作过简介,但却没为自己的家世留下一言半语的痕迹。而今在史籍记载绝少且互为矛盾的情况下,难免会有人因证据不足添油加醋地自圆其说,或由于理解不透而借题发挥,甚至移花接木,以致李阳冰身世成了一块任人捏弄的“橡皮膏”,人为地变得复杂起来。这不仅可能误导公众对研究对象的认识偏离史实,也会给后人了解历史、研究历史人物带来一定的困惑和障碍。本文虽提出一些疑点,但由于笔者才疏学浅和所掌握的资料有限,尚不能对所列矛盾俱作合理解释,凡有史料佐证的,便大胆提出个人见解,以供学界参考;尚缺确凿、翔实资料佐证的,绝不敢妄加臆测,只得作为疑案留待学界探讨。所以,撰写本文旨在抛砖引玉,以期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并以科学的态度和理性的认知来共同探明历史真相,切实避免以讹传讹的恶性循环,从而走出长期各执一词、让人莫衷一是的迷局。

【参考文献】:

[1]吾邱衍:《学古编》合用文籍品目,四库全书子部艺术类。

[2]刘熙载:《艺概》卷五书概第15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12月第一版。

[3]董斯张:《吴兴备志》卷六,钦定四库全书。

[4]王辉斌:《杜甫之父杜闲考略》,首都师范大学学报1997年第二期

[5]周绍良、赵超:《唐代墓志汇编续集》元和050,唐故李府君墓志之铭。

[6]董浩:《全唐文》第八部卷784,《刑部郎中李府君墓志铭》,国学大师。

[7]王文才:《李白家世探微》,198210月《纪念李白逝世1220年及江油纪念馆大会会刊》。

[8]曾虞:《洒篆传诗,玉音流长》,《时代中国》2007年第12期。

[9]焦瑞华:《李白世系宗谱现身南陵》,安徽商报2009917

[10]陈良学:《李白族裔居岚皋》,岚皋报2001101

[11]张书城:《李白先世之谜》,唐代文学论丛第八辑。

[12]刘昫:《旧唐书》卷62列传12,李大亮传。

[13]刘开扬:《李白在蜀中的生活和诗歌创作》,《文学遗产》1982年第4期。

[14][8]

[15]刘昫等:《旧唐书》卷42442224职官一至三。

[16]熊朋来:《经说》卷七评篆,国学大师影印古籍。

[17]欧阳修、宋祁:《新唐书》卷45志第35选举志下,国学导航。

[18]张九龄、李林甫:《唐六典》卷二尚书吏部,资荫

[19]芜湖《马仁奇峰国家森林公园》,查字典地理网。

[20]陆友:《墨史》卷上,国学导航。

[21]李阳冰:《题阮客旧居》,孔夫子旧书网

[22]童养年:《全唐诗续补遗》卷三,盛唐

                         文载《收藏与投资》2018年第9

宗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