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李氏网
新闻详情

李阳冰与“道山”书法石刻

浏览数:32

“道山”石刻

在燕子岩摩崖石刻中,有一幅令人难以忘却的篆书石刻——“道山”。据石刻题款显示,应为唐代宣州当涂县县令李阳冰所书。这幅历史、艺术价值皆具的书法作品,因风化剥蚀,题款后面的字基本无法辨识,所以无法断定是原刻还是宋代翻刻。如果这幅石刻系原书镌刻的话,其价值难以估量。

  “道山”石刻在燕子岩西面尽头侧壁上,高米许,宽近两米,字为小篆,阳刻,笔法雄健,风骨遒劲,结体修长,线条平整,笔画从头至尾粗细一致,光滑洁净,婉曲翩然。可以说,李阳冰这幅“道山”作品,当是燕子岩摩崖石刻中历史最悠久、书法价值最高、最有影响力的精品之作。

  李阳冰,字少温,唐代文学家、书法家,约生于开元九、十年(721—722)间,卒于贞元初年(785)。李阳冰早年即以词学登科,文章简洁雅健,允为“一代大作手”。他弱冠之年(20岁)任上元县尉,乾元二年(759)改任缙云令。是年八月,缙云县境大旱,李阳冰率众祈雨于城隍庙,“冰躬祷于神,于神约曰‘五日不雨将焚其庙’,及期,大雨合境告足,具官与耆耋(老年)群吏乃自西谷迁庙于山巅,以答神休”;上元二年(761),李阳冰再迁当涂令。宝应二年(763),李阳冰挂冠归隐缙云吏隐山,凡十余年,其间精研篆籀,书艺大进。约大历七、八年(722—773)间,李阳冰抵召出山,任京兆府法曹。大历十二年(777),苏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李涵访李阳冰,请题简牍,遂作《上李大夫论古篆书》,阐述其于篆籀之理解,并发下篆六经、立《大唐石经》的宏愿。建中元年(780),李阳冰与颜真卿等交往频繁,颜真卿所书之碑多请他篆额。

  李阳冰在唐代以篆学名世,精工小篆,圆淳瘦劲,为秦篆一大变革,对后世颇有影响。李阳冰以篆书为己任,始学李斯《峄山碑》,承玉筋笔法,然在体势上变其法,线条上变平整为婉曲流动,显得婀娜多姿。《金壶记》称“阳冰尤精书学,豪骏墨劲,当时人谓曰笔虎”。暮年所篆,笔法愈见淳劲,自诩“斯翁之后,直至小生,曹喜、蔡邕不足也”。康有为称其为“以瘦劲取胜,若《谦卦铭》,益形怯薄,破坏古法极矣”。李阳冰篆书的艺术特点,唐人概括为“格峻”“力猛”“功备”,是篆书艺术在汉代以后出现的一座高峰,甚至被后人称为“李斯之后的千古一人”。如果要仔细梳理李阳冰对书法史的贡献,确立其在书法史上的地位,当从其承前与启后两个方面着眼,同时亦应重视他在篆学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功。至于李阳冰在书法史上的地位,虽尚不足以与颜真卿这样的书坛巨擘并列,但他承连两千年篆书艺术发展的中轴地位却是无可替代的,其地位完全可以超然于唐代其他书法大家之上。

  李阳冰系唐代诗人李白的族叔,与李白也有交集。上元二年(761),穷困潦倒的李白从金陵(南京)来到当涂,投奔从叔李阳冰。李阳冰起初不知道李白的窘境和来意,当送李白上船时见到李白的《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后,又将他留了下来。在《献从叔当涂宰阳冰》诗中,李白对李阳冰的才华进行了赞扬:“吾家有季父,杰出圣代英。虽无三台位,不借四豪名。激昂风云气,终协龙虎精。弱冠燕赵来,贤彦多逢迎。鲁连擅谈笑,季布折公卿。”李阳冰在安史之乱后来到当涂,临危受命,治理有方,惠泽遍施,政绩卓著,所以李白在诗中还对李阳冰在当涂的政绩进行了颂扬与评价:“宰邑艰难时,浮云空古城。居人若薙草,扫地无纤茎。惠泽及飞走,农夫尽归耕。广汉水万里,长流玉琴声。雅颂播吴越,还如泰阶平。”最后,李白在诗中陈述了自己无所依归的困难处境:因为在金陵靠朋友的周济已不能维持生活,所以才来当涂求靠。李阳冰则气度轩朗,竭力相助,使李白晚年终于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和归宿之地。李白寓居当涂后,与李阳冰屡有聚会,他看到李阳冰“高歌振林木,大笑喧雷霆。落笔洒篆文,崩云使人惊。吐辞又炳焕,五色罗华星。秀句满江国,高才掞天庭”,意思是说,李阳冰不仅书法有独到之处,而且所写的诗文也十分艳丽华美。为了表达对李阳冰的敬慕,李白还专为李阳冰写了一篇《当涂李宰君画赞》,赞云:“天垂元精,岳降粹灵。应期命世,大贤乃生。吐奇献策,敷闻王庭。帝用休之,扬光泰清。滥觞百里,涵量八溟。缙云飞声,当涂政成。雅颂一变,江山再荣。举邑抃舞,式图丹青。眉秀华盖,目朗明星。鹤矫阆凤,麟腾玉京。若揭日月,昭然运行。穷神阐化,永世作程。”赞文不仅表达了李白对李阳冰怀着十分敬慕的心情,而且为李阳冰的谋略胆识,在国家动乱、世道衰微的情况下,不能大显身手、施展抱负而惋惜。唐代宗宝应元年(762)11月,李白一病不起,在病榻上将自己的诗文草稿交给李阳冰,请他编辑作序。后来李阳冰将其诗文辑成《草堂集》十卷,并为之作《序》。李阳冰在序言中,除对李白的家世、生平、思想、性格、交游等情况作了扼要记述外,同时对李白的著述情况和诗文成就作了高度评价,称李白是“千载独步,唯公一人”。由此可见,叔侄二人惺惺相惜之情。


宗族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