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李氏网
新闻详情

李阳冰与李白

浏览数:68

李阳冰与李白


李阳冰字少温,曾任缙云令、当涂令。李阳冰青史留名与他接济关照过李白有关,也与他任地方官政绩斐然有关,但更主要的是因为他在书法上的成就。李阳冰曾说“斯翁之后,直至小生”,意思是在写篆书上,除了李斯就数着他了。这话虽有些狂,却并不全是吹牛。自李斯创小篆后,历数朝数代,无人再能有所创新突破。李阳冰的小篆气势犀利,风骨遒劲,笔法雄健,圆淳瘦劲,为李斯以来一大变革,人称“笔虎”,其小篆人称“铁线篆”,“虎”、“铁”二字形象而准确地说明了李阳冰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地位和成就。

李阳冰虽与李白都生活在唐代,但比李白小二十多岁,说起来二人的关系还真非同一般。从辈分上说,李阳冰是李白的族叔,这不是后人瞎考证出来的,而是李白自己亲口说的。有李白的《献从叔当涂宰阳冰》一诗为证,诗中先是颂扬了一番他的这个族叔,接着对李阳冰在当涂的政绩进行了歌颂:“宰邑艰难时,浮云空古城。居人若薙草,扫地无纤茎。惠泽及飞走,农夫尽归耕。广汉水万里,长流玉琴声。雅颂播吴越,还如太阶平。”最后才在诗中说明了自己的真实意图:“小子别金陵,来时白下亭。群凤怜客鸟,差池相哀鸣。各拔五色毛,意重泰山轻。赠微所费广,斗水浇长鲸。弹剑歌苦寒,严风起前楹。月衔天门晓,霜落牛渚清。长叹即归路,临川空屏营。”原来此时李白穷困潦倒,是想让他这个族叔接济一下。

  李阳冰了解到了李白贫病交加的窘境后,当即挽留下已经上船准备要走的李白,并在生活上予以关照,尽自己的能力相助。李阳冰时任当涂县令,养一个诗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正是因为李阳冰的关照,一代诗仙的晚年才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并最终在当涂离世。

  二人结识后,常在一起谈诗论文,李阳冰文章写得好,书法也很有名气,有人为他画了一幅像,李白题了一首《当涂李宰君画赞》,称赞李阳冰“眉秀华盖,目朗明星,鹤矫阆凤,麟腾玉京,若揭日月,昭然运行。穷神阐化,永世作程。”

  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年)十一月,李白一病不起,诗仙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他未了的心愿就是自己呕心沥血创作的大量诗歌未能结集。以前虽曾有人为他结为《李翰林集》,但未能收入近几年的新作。他在病榻上用颤巍巍的双手把自己的诗稿交给李阳冰,请他编辑作序。此时李阳冰在当涂任期将满,但他仍抽出大量时间整理了李白的诗文,结为《草堂集》十卷,并为之作序,对李白的诗文成就作了高度评价。他称李白是“千载独步,唯公一人”,“唯公文章,横被六合,可谓力敌造化欤!”李白的诗能流传百代,李阳冰功不可没。

  


宗族新闻